“侯奖”获奖者回访系列 | 海杰 x 陈荣辉

2019年,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简称“侯奖”)即将迎来第七届评选。第七届“侯奖”将于10月10日结束征稿,距截止日期还有16天。“侯奖”组委会——深圳市越众历史影像馆于截止征稿前夕策划了历届“侯奖”获奖者系列回访,邀请过往的专家评委与获奖者进行对话。(“侯奖”回顾点这里

第一组回访的嘉宾是第六届评委海杰和获奖者陈荣辉。MoHI君今天的推送要与各位分享的便是这一组回访内容。(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上发表。

东北收缩

图|陈荣辉   采访|海杰   整理|吴淡宁

“小镇青年的成长经历中伴随着城市化的巨大变化,我生活的城市基本就是中国城市化最快的地方,我内心想回到过去,但是知道回不去了。”

2016年,伊春,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公安局大楼建设到一半就停工了。2016年,伊春,因为没有后续资金,公安局大楼建设到一半就停工了。

多年前,摄影师陈荣辉读了萧红的《呼兰河传》,一部关于中国东北寒冷景观的小说。他从小在浙江省南部的一个小镇长大,无法想象这个遥远的冰封之地的样子,同时也被它深深吸引。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陈荣辉开始了关于东北的长期拍摄项目“空城计”。除了拍摄东北的景观,陈荣辉更好奇的是东北青年的现状,于是他开始使用社交媒体“快手”来寻找拍摄对象。他发现他们有一种不确定感:是去一个更大的城市寻找机会,还是留在自己熟悉的老城?“我不只是想在这片土地上记录它复杂的情绪,同时我还想探讨年轻人所面临的不确定性。”陈荣辉表示。

2017年11月,这组以东北为主题的摄影作品《空城计》获得了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2019 年,“侯奖”即将迎来第七届评选。在截止征稿前夕,“侯奖”组委会——深圳市越众历史影像馆推出历届“侯奖”获奖者系列回访。该回访邀请过往的专家评委和获奖者进行一对一的对话,共同探讨“侯奖”为摄影师以及纪实摄影带来的影响。第一组回访的嘉宾是第六届评委海杰和获奖者陈荣辉。 

(囿于篇幅,《新周刊》刊登的回访无法完整呈现这一次的对话。下为回访内容的完整版,与杂志刊登版有所不同。)

2017年,富拉尔基,公园里火箭状的亭子。2017年,富拉尔基,公园里火箭状的亭子。

海杰:《空城计》获得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后,这组作品受到广泛关注,对你本人来说,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荣辉: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对我而言是一次莫大的精神鼓励和物质支持。当时是2017年底,一方面是我当时开始尝试在工作之余做自己的艺术创作有一段时间了,而在我工作的新闻视觉体系中很难获得认可和肯定。因此在精神层面上,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让我有更好地勇气去探索。另一方面,侯奖的奖金也给了我很大的物质支持,我的创作方式需要投入比较大的摄影材料费用,当时这笔慷慨的奖金让我可以持续拍摄下去。

海杰:这组作品是已经完成了,还是有后续?如果有的话,你在哪些方面做了补充?

陈荣辉:《空城计》这组作品从2016年开始拍摄一直持续到今年(2019年)的2月份,现在算是暂告一个段落。当时获奖的时候算是完成了原定计划的一小部分。这个项目是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龙瀛教授一起合作完成的,我们按照中国收缩城市的分布图进行逐步拍摄。最后我选择拍摄了东北三省的五个典型的收缩城市。同时,为了项目的展示和传播,我们又做了一个数据交互图表,视频和网站。

2017年,龙井,朝鲜族跆拳道教练许筒名2017年,龙井,朝鲜族跆拳道教练许筒名

2017年,富拉尔基,14岁的男生海。海通过扮演女生在网上直播赚钱2017年,富拉尔基,14岁的男生海。海通过扮演女生在网上直播赚钱

2017年,富拉尔基,20 岁的姚乐(音)和他 16 岁的女朋友。他们在直播应用上表演说唱2017年,富拉尔基,20 岁的姚乐(音)和他 16 岁的女朋友。他们在直播应用上表演说唱

2017年,龙井,刚上初中的晖打算辍学。2017年,龙井,刚上初中的晖打算辍学。

海杰:《空城计》是你关注东北工业衰落之后的各种景象,包括你甚至关注了号称东北“轻工业”的直播网红,衰落和兴起之间,你都有涉猎。那么你之后的新作品会不会是延续这类的社会议题的思考?

陈荣辉:因为我的成长经历(小镇青年的成长)以及媒体工作经验(8年摄影记者),我一直对城市化相关的社会议题很感兴趣。从我的第一个个人项目《石化中国》开始关注城市工业化,到《脱缰的世界》关注城市休闲娱乐空间,再到《空城计》关注收缩城市,我在逐步建立自己的视觉观察体系,同时融入关于摄影本身的本体语言的探索。对我而言,这样的探索依然充满乐趣和挑战性,我应该会继续做下去。

海杰:小镇青年的经历投射在你关于收缩城市的作品上,却是艳丽奇特的色彩,是出于什么考虑?

陈荣辉:首先是彩色大画幅摄影的创作方式,对于色彩的把握是我拍摄从始至终都在思考的问题。然后就是在拍摄过程中,我强化了色彩的艳丽度,不管是我拍摄的年轻人肖像还是景观,我觉得只有这些鲜艳的色彩才可以充分反应,当下这个我们看似丰富多彩的世界其实残酷而又孤独。当然,我拍摄的时间点都是选择在寒冷的冬季,这也强化了色彩的表现。

2017年,伊春,桃山国际狩猎场里肩扛猎物的猎人。2017年,伊春,桃山国际狩猎场里肩扛猎物的猎人。

海杰:《空城计》的命名在古代是兵法之一,你用做你的作品名,有没有“逃离”的意思?或者里面隐喻了你对收缩城市的哪种看法?

陈荣辉:当时一开始拍摄的时候,这个项目叫做《北地凛冬》,简单粗暴。后来改成了《空城计》,我觉得更中国,也更隐喻。就像你说的,空城计不仅有空城的含义,更有逃离的含义。我们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似乎很难去面对收缩城市这样的情况,或许寒冬还在后面。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城市的发展就和人一样,生老病死,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2017年,龙井,当地的中学生。2017年,龙井,当地的中学生。

海杰:大部分摄影师在拍摄城市化的时候,关注的是那种超现实的荒诞感,而你的作品里似乎更多是失落,甚至是没落,你在里面注入了你的情感,拍摄他们,你似乎深有同感?

陈荣辉:当下的中国确实充满着超现实的荒诞感,特别是拍摄中国的城市景观的时候,经常会呈现出这样的画面。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虽然生长在南方,但是我确实和东北的收缩城市以及那里的年轻人产生了共鸣。这种心理层面的共鸣很悲观,本质上,我想是我在逃离。我是一个很折腾的摄影师,从杭州到上海,再到美国。每当我的生活开始稳定下来以后,我就被一种巨大的空洞包围,一方面可以享受物质带来的喜悦,一方面内心深处又在拒绝。小镇青年的成长经历中伴随着城市化的巨大变化,我生活的城市基本就是中国城市化最快的地方,我内心想回到过去,但是知道回不去了。因此我在《空城计》这组作品中投入了我的强烈情感,失落而又迷离。

海杰:我在王兵的《铁西区》里也看到过这种情感和失落。

陈荣辉:当然在创作的过程中,我确实借鉴了王兵的《铁西区》,还有刘小东的绘画作品(对于绿色的把握),以及萧红的《呼兰河传》以及我最近非常喜欢的作家班宇的《冬泳》。

2017年,富拉尔基。这里的工业曾为新中国工业建设和发展作出巨大贡献。2017年,富拉尔基。这里的工业曾为新中国工业建设和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海杰:如今你去耶鲁大学学习,未来两年创作会不会是更多拍摄美国的议题?

陈荣辉:在耶鲁大学进行终轮面试的时候,摄影系主任Gregory Crewdson也问过我类似问题。我其实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中国出生的摄影师在美国做什么样的创作是可能的,而不是为了创作而创作。现阶段,我会从《空城计》这个项目进行延伸,拍摄美国的收缩城市。特别是中美当下的这种微妙关系,我希望从城市的角度去思考下是否有新的解读可能性。包括耶鲁大学所在的纽黑文就是美国的一个收缩城市,也面临很多问题。我现在就是就地取材为主吧,还是希望可以花更多时间去阅读,看展览,交流,而不是拍摄。 海杰:侯登科纪实摄影奖从2019年起,将落户深圳,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来承办,对于这个动作,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陈荣辉:当时获奖以后,我就一直在联系主办方,希望可以有个地方落地展览,后来种种原因没有成功。现在有了越众历史影像馆的支持,我相信未来对于摄影师的支持会越来越多元化。也希望在某个时间点,让我们历届摄影师,不管是不是获奖的,都可以有机会再聚聚,聊一聊。 海杰:给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和投稿的人给点建议?

陈荣辉: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的口碑一直很好,所有和这个奖项相关的人都是抱着对摄影很诚恳的态度在对待这个奖项。我觉得这个奖项在当下的影响力和未来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中国的奖项不是缺少资金,也不是缺少场馆,缺少的是持之以恒的能力,而这个是侯奖虽然艰难,却是业界影响力独一无二的存在。对于参赛的摄影师而言,我觉得更多是抱着交流的态度吧,只要是诚恳而又充满创作力,总会有机会的。

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

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

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该回访已于《新周刊》第547期发表(2019.9.15)

杂志内页杂志内页

杂志内页杂志内页

杂志内页杂志内页


相关阅读

官宣 |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将由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

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开始征稿

于德水:“侯奖”是民间推动纪实摄影发展的接力

李媚:“侯奖”落户越众历史影像馆让我长吁一口气

邓启耀:“侯奖”的意义在于让老百姓的生活正式进入影像历史

杨小彦:“侯奖”回到深圳是理所当然

郑梓煜:“侯奖”应不惧怕争议,继续坚持对视觉人文精神的推动

受难者的光荣 | 顾铮:“出”“入”之间的张力与“边缘”的意义——关于侯登科的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杨小彦:他们的历史

受难者的光荣 | 汪晖:候鸟的眼睛——纪念侯登科

受难者的光荣 | 李媚、于德水:苦难的价值——侯登科留给我们的启示

受难者的光荣 | 陈晓琦:生命的付与——侯登科与纪实摄影

受难者的光荣 | 李江树:诤友

受难者的光荣 | 陈家琪:永远的过去——也算是对侯登科的一种纪念

第七届“侯奖”作品征集信息

海报海报

作品提交:2019年4月9日-2019年10月10日

评审:2019年10月11日-11月中下旬

颁奖:2019年11月底

独家征稿平台、线上战略合作伙伴:图虫网

报名咨询:0755-83064687

报名流程如下:

1、请直接在图虫网“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征稿页面

(https://tuchong.com/events/643352/)上传参选图片文件,其中图片数量不少于30幅,文件大小不小于1MB,图片分辨率不小于300dpi。另外,在上传作品时,请务必填写作品标题,并为所有图片注明与之相关的说明、拍摄时间、地点,否则将被视为无效投稿;

2、请将作品上传至图虫后的链接与申请表中的其他内容按要求一并填写完成,并手写签名确认,再将该表格的扫描件或照片(格式为JPG或PDF)以【7HDPA+(作品名)+(图虫用户名)+(作者名)】的文件名,发送至houdengke@tuchong.com即可。

更多关于报名信息或“侯奖”最新动态,请登陆“侯奖”官网

(http://hdpa.yzmohi.org/)。